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典武侠 > 光明圣女养成计划

光明圣女养成计划

2016-09-22 07:12 PM作者:婷婷五月花,婷婷五月基地,婷婷五月网,婷婷五月五,婷婷五月激情五月

.
  「光明神在上,这位虔诚的信徒的女儿,就是神所指定,我们光明教会未来在人间界中,神的传道者──光明
圣女!」『这句话说了后,已经不知不觉的过了十年,当初只有六岁的莲娜,也已经长得婷婷玉立。当初在莲娜身
上看到的惊艳,更是显得愈发美丽,今天的莲娜早已有了不属于人间的气质,不错……她不属于世间的信徒,她只
是属于我的!』光明教宗徒埃斯看着在一旁,身上只穿了一件小亵衣的莲娜,心中默默而坚定的想。


  『哪怕会被人发现而身败名裂,我还是决定要了莲娜……她实在太美了,十年来我无时无刻想着把莲娜干翻;
看着她在我胯下呻吟求饶,每当看到那些卑贱的信徒对她越加恭敬和仰慕,我就越想把她压在身下,那些连我都不
能得到的仰慕,它的拥有者却只属于我,任我摆弄的性奴……对,反正莲娜对我千依百顺,只要我好好的调教一下,
不难把她调成性奴……甚至是一条小母狗!』冥想中的莲娜,却是完全不觉徒埃斯的恶念,只是不停的聚集光明元
素,虽然身上只是穿了一件小亵衣,可是在光明元素的照耀下,显得神圣而不可侵犯。


  三天后──徒埃斯面上不动声色,对外宣称将亲身传授禁咒为名,把莲娜带到了他的凌辱基地,这个基地建立
在一个无名小岛之上,整个岛上布下了一个巨型的光明结界,防止外人入侵,而其中也有着无数的陷阱,却是防止
岛上的罚人或是奴隶逃跑。


  圣女莲娜一面好奇的跟着徒埃斯,四处打量着凌辱岛上的一切,外围的奇山峻岭,变异魔兽,中间的化外之民,
土人野人,还有一些平民,而中间是一座阴深恐怖的大山,一种令她惧怕的神秘魔力从那里散发出来。


  徒埃斯带着莲娜,在传送阵处传了入密室,接着示意莲娜坐下,「莲娜,放松身体,不要抗拒。」「嗯。」徒
埃斯口中念了一段艰涩挠口的咒文,接着右手在莲娜头上一点,莲娜立时感到全身无力。


  「教宗爷爷,这是?」「最近我发现你的体质实在太弱了,为防不测,我决定要好好的训练一下你的体能,刚
刚加在你身上的,除了一个神圣封咒术外,还有一个初阶重力术。」「原来是这样,莲娜一定会好好努力,不让教
宗爷爷失望!」说着挥了挥小拳头,面上一脸的孩子气。


  教宗面上轻轻一笑,可是心中却似有千百只手在搔着,又似老对手黑暗宗主奥比的声音在对她说:「上啊,直
接把她推翻不就好了吗?」「本座十年也忍下了,不能现在急起来,不能有半点出错的机会!一定要让莲娜在羞耻
中自愿的答应成为我的性奴!」徒埃斯心中挣扎一番后,结果还是理智取胜。徒埃斯这时便道:「这里没有外人,
莲娜你就换了这套方便行动的衣服吧!」说着从空间戒中拿出一件小码装的旗袍。


  没有意识到徒埃斯也是一个男人,一个正常的男人的莲娜,顺从的接过那件明显太小的旗袍,到风屏后换了起
来。


  而徒埃斯正在屏风后欣赏着莲娜诱人的曲线,看那凹凸处,真是千看百看也是看不厌!


  「好像有点小喔……可是好漂亮!有种神秘的美耶!」莲娜边碎念着边从屏风后走出,徒埃斯带着欣赏的目光
扫过莲娜高耸雪白,外露在上面一对半球,和身下那双又白又长的美腿,盈盈一握的小蛮腰,灵动娇挺的小屁股,
每一处都让徒埃斯欲火大盛。


  徒埃斯心中默念:「要忍啊!现在上了,那她以后接受命令时都不会甘愿,也会少了一份纯真的美感,一定要
忍住!」心中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,徒埃斯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,道:「莲娜你先到房间去睡一会,明早便要接受
严格而艰苦的体能训练了!」「莲娜知道了!」说着扭动着小屁股,往徒埃斯指示的房间走去。


  夜幕低垂,面上一片神圣严肃的徒埃斯,人间界中,光明神的代言人,正从一个小孔之中,窥探着莲娜的睡相。


  徒埃斯口中流出几滴唾液,心中暗道:「这丫头的睡相真不是一般的差,可就是这样,十年来我才能从她的睡
相中,每星期都可以畅快地打一回飞机……」一轮心中的废言后,徒埃斯又努力地沉醉在五个打一个的事业之中。


  早上,阳光从结界中透射到岛上,早早吃过了早饭的莲娜,正盘腿坐在草地之上,等着徒埃斯发表他的伟论。


  徒埃斯面上带着虔诚的神情道:「光明神在上,莲娜,你准备好接受艰苦的训练了吗?我不希望在训练中听到
了你要放弃或是说辛苦的气话。」心中却淫淫的想道:『「我不行了」这句倒是可以。』莲娜认真的点头,用那柔
柔的声音道:「光明神在上,以主之名,我绝不放弃。」「好!那开始训练吧!先是最简单的掌上压五十下!」指
示莲娜摆好了姿势后,便表示莲娜可以边大声报数,边开始了。


  站在莲娜的正前方,徒埃斯不满的道:「头仰起!」在莲娜的头勉力地仰起后,一道深深的乳沟便出现在徒埃
斯的眼中,看了一会:「可以低头了。」接着,徒埃斯又走到了莲娜的旁边,看那晃动着的两粒,当看到那两粒压
到了地上,又弹起的时候,徒埃斯便感到自己的小弟弟开始有反应,慢慢的硬了起来。


  在三十多下的时候,徒埃斯走到了后面,从低角度好好的欣赏被汗水渗透了的丝质内裤,上面印有一个光明教
会的印记。


  「可惜裙子的阴影挡住了大部份可视范围,要是在夜晚,我一定得放个光明弹……明天转为晚上进行训练好了,
反正做到了一定程度,莲娜还是会出汗的,不行,晚上的话叫她脱衣服的力度便不够了,真可惜,唯有在后期才这
样作吧,先让她对在我面前脱衣服的抵抗感降低再说。」当莲娜近乎虚脱的做完了五十个掌上压后,便不支的软在
地上,两只白兔完全的贴在了地上,本来就巨大的乳房,更是挤得眼眶都快要放不下了,不过最让徒埃斯受不了了
的,便是那个高高仰着的小屁股,本来看不清楚的小裤裤,也完全的暴露在徒埃斯的眼中。


  过了好一会,徒埃斯才道:「莲娜,你成什么样子了!快坐好休息,准备下一个训练!」徒埃斯带着莲娜到了
一个密室之中,这密室的四壁都画满了血红色的诡异咒文,当莲娜看到后,禁不着惊呼了一声,道:「这,这不是
黑暗咒阵吗?怎么有这种邪恶的东西,我一定要快点消除它……」说着莲娜拱起双手,便要默念清除咒文,徒埃斯
看着莲娜有点无奈,不禁怀疑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问题,这丫头看来对光明神似乎是太过的狂热了一点。


  过了一会,莲娜感应不到光明元素后,才想起自己昨天早给徒埃斯施了一个禁咒术,立时转头看去。


  徒埃斯轻咳一声,「这就是给你的下一个训练,这四壁画上的都是黑暗教会常用的魔阵,不过我作了一改动,
让它们更有威力。这个魔阵称作心魔之阵,当人们身陷其中,便会受到一些幻像攻击,本来这只是使人迷失的魔法
阵,可是经我动过后,陷阵中人若受不住幻像,身体也会受到磨练……」徒埃斯说到这里,嘴角微微上扬。


  虽然心中微微有点排斥黑暗元素,可是对于比光明神更是信任的教宗大人,他所指示的莲娜必然会乖乖去做。


  莲娜略带羞涩的依着徒埃斯的指示,盘腿坐在魔阵的正中间,接着一段艰涩挠口的咒文从教宗咀里跳出……无
数的黑雾从莲娜身旁喷出,很快便把莲娜包围在其中。


  莲娜面上没有害怕的表情,只有坚定的神色。『我不会辜负教宗爷爷对我的期望,以光明神之名起謺,我必会
坚持到最后!』莲娜心中暗暗的道。


  突然无数的身影在地上往莲娜爬来。


  『难道是腐尸?还是泥人?』莲娜面露厌恶之色的想道,却不想那些身影渐渐清楚起来,不过是一堆颜色各异
的史莱姆。


  「哼!最低级的史莱姆?看来我是给这幻阵小看了!」有点生气的莲娜,并没发现异周的黑雾,早已散去,而
四周却出现了无数的植物,莲娜已犹如身处一个热带森林之中。


  莲娜试了一个一级光明魔法──光弹,发现在幻阵中魔法不单没被禁掉,而且精神力,感应力和威力都得到显
着的提升。


  莲娜立时飞快的施了四道光壁在身旁,阻塞了史莱姆的前进,接着无数的光系魔法──一阶的光弹,二阶的闪
光弹,三阶的光箭,四阶的圣雨,五阶的圣光弹,六阶的圣光炮全都轰在史莱姆堆之中,大量的史莱姆被轰起又落
下,此起彼落。


  就在莲娜放得正欢的时候,却没发到幻阵的第二重攻势已经悄悄的开始了。


  四只体型庞大的史莱霸一头猛撞在光壁之上,史莱霸足以自傲的绝技──冲杀碎,可是不下于六阶魔法的攻击
技能,四道护着莲娜的光壁立时出现裂痕,这意味着光壁已到临界点了。


  没待莲娜修补光壁,无数条蔓藤从森林中飞出,翰易的撞穿了光壁,缠在莲娜的四肢之上,肉体能力没有得到
强化的莲娜,立时动弹不得,只能任由蔓藤把她的四肢拉直,大字型的缚在半空之中。


  而地上的史莱霸全都散去了,只剩下六、七只二阶的史莱胶(别怪小弟改名字太随意哦),开始有点害怕的莲
娜,不知这几只低阶怪物到底想干什么。


  没等她想多久,那些史莱胶开始变形。(温馨的简介:二阶的史莱胶,攻击力和一阶的史莱姆并没有分别,唯
一优胜的地方便是他们拥有拄身体随意变形,伸长,扭曲的能力,而传说中,七阶有一种叫史莱变的,可以变化外
表……)「啊!讨厌……!」只见那些史莱胶全都变成了手的外型,接着跳到了莲娜的身上,胡乱的移动着。而那
些多余的蔓藤也没有闲着,七手八脚(?)地把莲娜身上的旗袍往左右撕开,露出她身上的小内裤和浅粉红的吊带
内衣,莲娜丰满的身材立时暴露在空气之中。


  那几只史莱胶各自在活动着,有的在莲娜内衣之中四处探索,有的在小内裤上四处走动,还有的在莲娜大腿处
抚摸着。没有半点性经验和反抗能力的莲娜,只能用身体的抖动来表达她激动的情绪,还有……难以言愉的奇怪感
觉。


  可以想像,数只湿滑带黏的溶液收生物,在一个穿着性感内衣的美少女身上游走的情况「嗯……嗯……」莲娜
无力的仰着头,咬紧牙关的玉唇发出几声难以掩盖的呻吟声。


  突然身上一凉,莲娜低头看去,便见身上最后的两件衣物也被蔓藤无情的撕去。「不要!」莲娜羞怒交加的叫
道。


  而在阵外的徒埃斯,完全不受阵法的影响,清楚的看见莲娜四肢展开,还有泊泊的淫水从她腿间的小缝处流出,
那淡淡的浅粉红色肉缝,正一张一合的呼吸着。


  徒埃斯有点不满的盯着那些金黄色的阴毛,心中暗下决定,下次一定得想法子剃掉那些碍眼的东西。心中如是
想的徒埃斯,并没就此让莲娜休息,反而施展出第三段咒法,謺要让纯情的圣女,在他面前狠狠地高潮上一回!


  转回莲娜的视线,这时那些史莱胶已经从莲娜的身上退却,消失在丛林中。


  莲娜心中忽地一阵空虚,接着面上一红,心道:『啊!我在乱想什么?我不可以被这些邪恶的生物令我沉沦的!


  我一定要坚强!』可是没等莲娜回过气来,林中又再度走出无数的身影,不同的是,这些都是人形。


  莲娜定睛一看,先是面色一白,接着瞬即铺满了红色。


  只见那无数的人影,外表竟全都是莲娜久违的父母亲,哥哥,还有圣地中圣职者,平民,工作大婶,与及无数
一起上学的同学……他们各有不同的表情,那些平民面上都是好色的表情,而她的母亲一则一脸惊愕,父亲和哥哥
却开始脱起了身上的衣服,那些平时对他恭敬的信众,圣职者都开始脱裤子,或是抓起地上莲娜那些被撕破的内衣
裤,贪婪地吸嗅着。


  班上的恶女这时正指着莲娜嘲笑着,附近几个女学生也一起起哄,那些男同学则一马当先冲到莲娜的身旁,有
的一把捏着莲娜的乳房,放到嘴边吸吼,莲娜清楚的感觉到那男同学的舌头快速的左右转动,把她的乳头玩个不停。


  有的则用舌头舔遍莲娜的敏感点,趾尖、耳朵,颈项……这时一个高大的人影拨开几个男同学,原来是莲娜印
象中慈爱的父亲,却见他一把扯过莲娜的金发,粗暴的把他那根阳具插进莲娜的小口之中。


  莲娜不敢反抗,害怕伤到父亲,这时她已忘记这只是幻像,乖乖的任由那些幻像所摆布。温热的阳具快速的在
莲娜那小口中进出,作为女人的本能,莲娜开始用她的嘴巴为她的父亲服务,父亲对着莲娜欣许的点着头,示意莲
娜的乖巧。


  莲娜茫然的依随着本能,用自己身上所有的,尽情服务着自己的亲人、朋友和同学。这时一阵恶毒的骂语从人
群外传来,莲娜一听便呆了,那正是母亲的声音,而她辱骂的人,正正是莲娜。


  围着莲娜的人群,除了正在玩弄她的,都已散开,莲娜印象中温柔良善,没有丝毫脾气的母亲,正无意义的原
地跳着,口中对莲娜不停的骂道:「你这个淫贱的婊子,我十月怀胎把你生下来,你竟然勾引你的父亲,哥哥,还
淫乱的在大街上跟你的同学玩多P!」莲娜闻言立时四看,骇然的发然自己不是在热带的无人森林之中,而是在帝
都的剑圣广场之上,在自己熟悉的人更远处,更是里里外外的围了不下数万人,淫娃,婊子,母狗的骂声四处疏落
的响起,而更多的是淫笑和冷笑声,有几道闪光闪起,原来正在炼金师用魔晶镜记录着莲娜的街头多P+乱伦。


  「爽到了吧!这么多人看着你把我的老公勾引,还在神圣的剑圣广场之上,作这淫乱无道之事!我犯贱,一定
是当初和老王的狗玩3P,才会生下你这只淫乱的小母狗,现在四处的找男人留种,要把神圣帝国的后代都变为狗
人,天天把我们神圣帝国的女人被狗干!你这贱货,婊子!」听着母亲恶毒的辱骂,含着父亲温热的鸡巴,看着民
众面上的不屑表情,感受着同学们在身上的爱抚,莲娜终于在羞极之中达到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,高高喷出的淫水
正表示着她达到了顶点,往往第一次的潮吹最易改变女性的心理,生理的需要。


  幻阵外的徒埃斯面露得色,计划的第二步,心态改变已经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,而自己也欣赏到一场好戏,看
着地上累极晕倒的莲娜,徒埃斯慢慢的把她搬出阵外,温柔地把身上的外袍盖着莲娜那因激动兴奋而变得微红的身
体。


  正在梦中的莲娜,不知道她尊敬的教宗爷爷,已为她铺下了美满的人生路。


  从睡梦中悠悠地醒来,莲娜感到脑中一片空白,昨天的幻像还在脑中徘徊不息,从小接受的教育,在她的认知
之中,男女交合只不过生命中一个过程,虽然会有感觉,可是那都是恶魔在生命中的诱惑,抗拒诱惑便是抗拒恶魔,
可是莲娜却想不到自己竟然败阵了下来,心中还有着挥之不去的快感回忆……心中充满内疚,抱怨着自己对光明神
的信仰还不够多的莲娜,完全没有半点怀疑徒埃斯的想法,无知就是幸福啊!


  「啪啪!」轻量的敲门声响起,莲娜回过神来道:「请进来吧!」徒埃斯打开房门,打量着莲娜面上犹未散去
的红晕和那双多了点韵味,却未失半点纯真的美目。


  徒埃斯轻咳一声,然后对莲娜道:「昨天的幻阵影像,我在阵外,并不太清楚,你从头到你昏倒后,跟我细细
说上一遍吧!」莲娜闻言面上刚消散的红晕,又复聚集,虽然面对教宗爷爷,莲娜是不曾有过隐瞒的念头,可是那
种羞人而淫乱的景像,却让她难以开口。


  徒埃斯用期待而温柔的目光看着莲娜,那庄严而肃穆的表情,不知情还以为他正在布道着一条新的神谕,而绝
对想不到,他正是在引诱着一个无知少女,说出一些淫乱的说话,来满足他的一己之欲。


  莲娜心中挣扎良久,徒埃斯左手不着痕迹的扫了一下下体,心道:『呼,只是看小莲娜这个害羞的表情已令我
的小弟弟硬了,真期待一会莲娜为我说的淫贱故事。』徒埃斯用严肃的表情对莲娜道:「莲娜,难道你忘了神的教
谕吗?有什么东西是你不能向父神,向我所说出的?难道你昨天已经被心魔侵占了吗?莲娜,把在魔阵之中看到的,
所感受的,通通说出来!只有把那些幻像通通说出来,你才是真正的通过了幻像魔阵这一关啊!」莲娜闻言身子不
由一震,接着一面坚毅的抬起头,对徒埃斯道:「对不起,教宗爷爷,我错了,我会把昨天的一切都告诉教宗爷爷
的。」徒埃斯面上表情立时转晴,一面慈祥的笑意,柔声的对莲娜道:「孩子,不用怕,父神和教宗爷爷将永远的
照耀你。」莲娜红着面点了点头,道:「是的……」虽然下定了决心,可是莲娜每当想起那个情境,还是不由得迟
疑起来,徒埃斯也不急,只是静静的看着莲娜。


  呼吸一口气,莲娜开始说出昨天的情境:「昨天在阵中,先是一阵黑雾,让我完全看不到四周,接着无数的史
莱姆从四周出现,我用光壁抵抗了好一会,最后还是敌不过后来出现的蔓藤怪,被它们把我的四肢缠着。」「假如
一开始你便有修练到肉体力量,那么昨天你便不会被蔓藤缠上了。」徒埃斯一面凝重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
  「嗯。」莲娜虚心的应了一声,又续道:「阵内的史莱姆全都退去,只剩数只史莱胶,它们都化成了手形,蔓
藤先是一把扯烂了我的外衣,然后那些怪手都爬到了我的身上……嗯,乱动,接着……」「慢着。怎么乱动?」徒
埃斯心道:『这可是重要的部份啊!』莲娜满面通红,小声的说:「那些怪手,都在人家的身上乱摸……」「摸你
哪里了?你那时的感觉是?」「?」莲娜闻言不禁看了徒埃斯一眼。


  「莲娜,你不详细的说出,那我便不清楚你的心魔是什么,那昨天的特训也白费心机了。」莲娜听后,对刚刚
自己对徒埃斯的一丝怀疑感到羞愧万分,道:「嗯,那些怪手在我的胸部上和……那里乱摸……」徒埃斯没有问那
里即是哪里,因为他知道机会不只这么的一个,把她逼太急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。


  「紧接而来是一阵奇怪的感觉,全身似有一道轻微的电流从胸脯和下……下体传来,那时我的心便感到一阵冲
击。」「嗯,应该是那时你的心防被打开一个口子了,这是你的意志和经验不够的关系。」「是的。它们在我身上
弄了一会后,那些蔓藤突然把我身上余下的衣物都撕烂了。」莲娜说到这里顿了顿,又道:「然后那些蔓藤和怪物
都消失不见,而从树木之间却出现了无数的人影。」莲娜面上露出了有点惊慌的表情。


  「那时我还以为是什么新敌人,可是我全身都发软,想站起来或是发咒都不能。」「哦,你的体力也很差,迟
点我会再好好的增强你身体对一些攻击的抵抗力和体力。」「没想到,那些人影竟是我父母亲,哥哥,还有圣地中
圣职者,平民,工作大婶,与及无数一起上学的同学……那时,我脑海一片空白,紧接着私感到很羞人,看着他们
面上的表情,那不屑和淫秽的样子,另外十分痛苦,还有……全身微热……接着……」莲娜想起昨天父亲和她口交,
便感到难以说出。


  徒埃斯看着莲娜并不说话。莲娜又是迟疑了一会,终于还是艰辛的道:「父亲和哥哥忽地把衣服都脱光了,那
些同学和圣职者也是,他们有的人把我那些被弄破的衣物拿来吸嗅,还有的拿来套在他们的……嗯。」徒埃斯用一
种不满、不耐的眼神瞪了莲娜一眼,莲娜从来未见过这样的徒埃斯,吓得连忙把心中所想都通通说出:


  「平时的同学,像马丁,兰度,他们都冲到我的身旁,有的大力的捏着我的乳房,还不停的搓揉,那种如火般
的电击感又从乳头上传来,而有的在我的耳珠或是小穴处玩弄,挑逗,一阵阵热流让我有一种邪恶的堕落感,接着
……父亲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,把他那条……阳物塞进我的口中,那十分的腥臭……可是我却没有呕吐,反而主动
的为父亲清洁……」「哦,那时你的感觉?你有什么想法?你怎样为你父亲清洁?这些都可能反映你的弱点和心理
阴影,希望下次不用我提点你!记着,在全知全能的神面前,一切的害羞都是无意义的!为了神,为了天下的人民,
你一定要坚强点!不然我对你能不能完成训练实在……」听罢徒埃斯苦口婆心的一番言辞,莲娜感到自己实在不知
所谓,竟然一再尝试隐瞒自己当时的想法,莲娜深吸一口气,脑中飞快的把事情和当时的感觉都想了一遍,她决定
了!要把自己隐藏的想法通通说出来!


  「对不起!我一定会把我所有的想法和感觉认真的说出来!」「其实……当我看到父亲的阳具时,我的身体便
开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既惊羞,又似有种特别的感觉,让我全身发软没力,才会被父亲轻松的抓着。当他把那阳
具放进我口中时,的确是有一阵臭味,可是我发现,自己并不抗拒那阵味道,甚至觉得那味道让我浑身都会有一种
令我软软没力的快感!


  「我不由自主的用力吸啜父亲的阳具,温热的阳具在我口中进出,似是要把我溶化了一样!我把舌头搭上了爸
爸的阳具,还用舌尖在阳具的每一处上游走,那时我有一种期望,我希望那根温热的阳具,可以从我正在发痒出水
的小穴处插进,狠狠的把我……抽插……到极点……」莲娜一口气说出后,便似浑身的力气都用尽了,轻轻的倚在
墙壁之上,胸部随着呼吸而起伏不断,那波涛汹涌的境况配合着言犹在耳的淫荡自白,让徒埃斯的阳具硬得快穿破
裤子,然后插进眼前这个既纯洁,又淫秽的淫娃的小穴之中。 第四回 淫荡自白(二)过了一会,莲娜感到身体
回复了平静,吸一口气,她续道:「在那一刻中,我似是快要忘了自己是谁,我感到四周围着我的就像神的使者,
他们用神圣的方法让我享受着腾云驾雾般的快感,可是我仍感到不满足,虽然小穴已经有两只不知是谁的手指在快
速抽动,可是我还是感到很空虚,很想给爸爸那根火热的阳具深深的抽进去。


  「接着我听到有一把很熟悉的声音在咒骂着我,那尽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恶毒话,在茫茫众人后,我看了了那正
骂个痛快的母亲……她已往温柔良善的样子全没了,一面狰狞的对我骂,而且还说……还说我是她跟她朋友所养的
狗兽交后,生下来的母狗……而且四周也不再是森林,而是在剑圣广场之上,四周都有不认识的人,朝我身上指指
点点,各种辱骂和侮辱的骂声都落在我身上。


  「可是我没有哭,反而在被人侮辱着的时候,产生了另一种和肉体被玩弄时不一样的快感,那是直接的冲击着
我的心灵,在肉体和心灵不停受到那难以抵抗的快感下……我……我感到整个人就像蒙主宠召一般,瞬间舒服到极
点,而我的小穴更是喷出了大量的淫水……接着我便昏倒了……」说罢,莲娜看向徒埃斯,这时的徒埃斯下体早就
搭起了帐篷。莲娜见状,面上不禁通红,这时的她虽未经人事,却不是几天前那个天真得惊人的小女孩了。


  『看来,徒埃斯爷爷那里很大支,不知道插起来感觉是怎样?』莲娜不禁想到:『讨厌!我在想些什么?我…
…我竟然……』徒埃斯虽然不知道莲娜在想些什么,不过他已感到莲娜正慢慢的朝他所预定的方向走着。


  徒埃斯面上绽放一个温暖的笑容。只听他笑着道:「很好,莲娜你总算没被心魔所魅惑,没有因为害羞而对神
隐瞒一切。今天就先休息一下吧,下午的时候你要对神祷告并忏悔你昨天的感受,记着,在祷告时得再回想那时的
感觉,知道吗?」「我知道了,徒埃斯爷爷。」莲娜羞涩的点点头,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。


  看着那慢慢走出的背影,徒埃斯嘴角轻扬:「小莲娜,别怪爷爷不让你休息哦,可是东方有句名言,打铁要趁
热……嘿嘿!那些黑炼金师的宝贝得派上用场了。」正午,吃过了午饭的莲娜,诚心的跪在了窗前,对着那广阔的
天空祷告着,此时,在她的脑海中,一幕比一幕淫乱的场面再度复现。


  忽然一阵香气飘入莲娜的鼻孔之中。


  没过一会,本来莲娜一直努力地平静着的心情,开始波动起来,一阵烦燥的感觉在莲娜心头滋生着,莲娜急忙
稳定心神,可是却没丝毫作用,渐渐地莲娜感到身体开始发热,从脑袋开始,一阵阵热力在全身散发着。


  莲娜忽地想起同学、路人和父母亲的视线,接着莲娜从地上站了起来,走到了镜子的跟前。


  看着镜中那如仙子般的美丽身体,莲娜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。


  轻咬下唇,莲娜慢慢的伸手到身后,解下了那件神圣雪白的长袍,露出在里面的一件贴身小内衣,完美的曲线
尽现在门缝后的徒埃斯眼中,唇干燥裂的感觉让徒埃斯只能连吞口水,这时的徒埃斯没发现,就连他也不慎的吸入
了不少的催情香。


  莲娜双手着迷的在自己身上乱摸一通,时而轻揉自己的乳房,时而在平坦的小腹上游走……这时的莲娜已经神
智不清了,只见她把那小内衣脱下,全身除了一条贴身的内裤外,就在无一丝半缕了。


  那对硕大的乳房在莲娜的手中时方时圆,对着镜子,莲娜妩媚的笑了笑,然后开始脱下那条小内裤,露出隐在
其中的一条粉色小缝。


  这时的门外的徒埃斯早就拿出了他那根老而弥坚的巨炮,在门外套弄着,当他看见了莲娜那条小缝,就再也忍
不住,「砰」的推开了房门,一把扑倒正在自慰着的莲娜。


  「吼……小莲娜,你太淫荡了,我要好好的惩罚你!」徒埃斯把莲娜压地上,背向朝天,然后右手在她的小嫩
股上「啪啪」的抽打着,只见莲娜的小屁屁在徒埃斯手下一弹一弹的,就像一个布丁般的晃动着。
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爷爷,快……快用你那根大棒棒惩罚人家……」徒埃斯闻言,也不再拍打莲娜那已渐红的小屁
屁,徒埃斯把莲娜反转过来,左右开弓的拉开她双腿,把她的小淫穴暴露在眼前。


  莲娜两手还在玩弄着自己的阴蒂,只听她边喘着气,边道:「爷爷,快干人家,我的小穴好痒,好想你的大棒
棒插进来……」徒埃斯俯下身子,屁股往后微拉,接着大力朝前一插……「啊!好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插……插大
力一点……插死小莲娜……插死我啦……」此时的徒埃斯一点也不像年近百岁之人,只见他那如抽风般的抽插速度,
像打桩机似的一下一下重重的插在莲娜的小穴之中。


  唧唧的声音响个不停,可以想像到莲娜的小穴的淫水是多是少……「好棒……这就是交合了吗?……爷爷好棒
……再快点,再大力点,把我插死……插死我吧……我快要死了!呜……」莲娜一面大声的呻吟着,一边说着各种
淫乱的说话,同时还大力扭动着身子,让她那对大奶子上下上下地晃来晃去。


  「呼呼……操死你这个淫娃!你他妈的真淫贱,怎么我以前都没留意到……吼!」徒埃斯低吼一声,接着身子
抖了抖,看样子是射精了。


  莲娜双眼微微反白,没力的软摊在地上,精液随着淫水从她的小穴处缓缓流出。


  第二天。


  莲娜呆呆的坐在床上,身上只穿了一件贴身内衣,她满脑子都是昨天的事。


  当她醒来后,身上就只剩下这件内衣,内裤早就不知丢哪去了。回想过后,她感到有点难以接受──自己竟然
和教宗爷爷作了那回事,而且教宗爷爷还那么强……咳,想起昨天两人的淫乱对话,莲娜觉得自己快要羞死了。


  可是她发现自己有一点点的期待……自从昨天的自白后,莲娜比以往敏感了许多,自己心态上的改变和各种各
样的感受,她是完全的感受到,在不理解什么是本能下,莲娜隐隐的认为自己在骨子中,是一个淫荡的女人……看
来,徒埃斯的调教是相当的成功


【完】